外资银行保险公司准入门槛降低 金融改革全面深化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昨天,国务院决定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部分规定。包括:放宽外资银行股东和外资银行设立分行的条件;放宽对外资银行同时在中国设立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的限制;取消“经营保险业务30年以上”和“在中国设立代表处2年以上”的条件。

专家认为,此次修订取消了对外资金融机构在企业形式、营业执照和经营范围等方面的诸多限制。它超越了中国在入世承诺中对开放金融服务的承诺。它为构建公平的市场环境提供制度保障,将促进中国形成完全竞争的市场环境,形成吸引外资的虹吸效应。

银行业焕发新活力,增强外商投资吸引力

昨天,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为了积极稳妥地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完善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的监督管理体系。

据报道,《外国银行管理条例》在四个方面进行了修改:一是放宽了外国银行股东设立和外国银行设立分行的条件;二是放宽外资银行在中国设立法人银行和外资银行分支机构的限制。三是进一步放宽对外资银行的限制;四是调整外资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监管要求。

修订后的《外资银行条例》进一步放宽了对外资银行的业务限制,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增加“政府债券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和“代理收付”业务,进一步提高外资银行在华服务能力;

二是降低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将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中国公民定期存款的额度下限从每笔不少于100万元人民币改为每笔不少于50万元人民币。

三是取消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审批,进一步优化外资银行在华经营环境,使条件成熟、准备充分的外资银行一开业就具备充分的本币和外币服务能力,在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增加利润来源。

中国法学会银行法研究会副会长宋洋表示,此次修订取消了对外资金融机构在企业形式、营业执照和经营范围等方面的诸多限制,超越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对开放金融服务的承诺,为构建公平的市场环境提供了制度保障,并将促进中国形成完全竞争的市场环境,形成吸引外资的虹吸效应。

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中外的许可条件和经营范围基本一致。例如,外资法人银行业务范围扩大到“代理发行、兑付、承销国债”和“代理收付资金”后,其业务范围与中资银行一致。

以行政法规的形式确定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有利于优化金融业外资环境,丰富市场主体类型,激发市场活力,提高金融业管理水平和竞争力武汉大学国际金融法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任真补充说,进一步拓展对外开放领域,优化对外开放布局,也将有助于以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带动改革的全面深化,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

对外开放将促进保险业高质量发展

此外,《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放宽了外资保险公司的准入条件。申请设立外资保险公司的外国保险公司,取消“经营保险业务30年以上”和“在中国设立代表处2年以上”的条件。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在中国投资设立外资保险公司,允许外国金融机构参股外资保险公司。

通过“一放松、一取消、两许可”,鼓励更多具有经营特色和专业知识的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进一步丰富外资保险公司股东类型,激发市场活力,促进保险业高质量发展。

《外资保险公司条例》还允许外资保险集团公司在中国投资设立外资保险公司,允许外资金融机构成为外资保险公司的股东,并授权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制定具体管理办法,进一步丰富外资保险公司的股东类型。

目前,外国保险巨头已经基本上以各种方式进入中国市场。进一步开放和降低门槛,将吸引一些在养老、医疗等专业领域具有特色的小美公司进入国内市场,这也是保险业发展的需要。据了解,大多数外国再保险公司都在排队申请进入中国市场。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进一步开放,寿险行业的竞争将加剧,外资保险公司将在寿险业务的中高端客户群中形成一定的竞争力,寿险市场格局将迎来新的变化。

开元证券认为,中国金融自由化的步伐正在加快,外资越来越顺利地进入中国,这也将支撑a股。预计短期股指将保持不稳定的上行格局。在板块方面,估值低迷时期的银行板块有很高的安全边际,仍有很大的估值修复空间,预计将保持强劲。

银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下一步,银监会将尽快出台《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等相关配套制度,形成更加完善的对外开放体系。”

刘福寿还认为,《条例》的实施对香港金融业是一件好事。“我们已经取消了一些限制,特别是年龄限制和股份比例。这对香港的银行业和保险业来说是好消息。”

监管将努力平衡国内外投资发展,防范风险。

目前,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已经形成了包括国有、民营和外资在内的多元化股权结构。外资银行和外国保险公司分别占其在华资产的1.64%和6.36%。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参与为中国金融业注入了新鲜血液,有效发挥了“鲶鱼效应”,提升了银行业和保险业的竞争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外资银行已在中国设立41家外国法人实体、116家外资银行分行和151家代表处。

刘福寿表示,大多数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都有雄厚的财力、良好的信誉、先进的管理经验、专业知识和优秀的人才,这为国内银行保险机构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也有利于中国银行保险机构审视自身不足,加快改革发展。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在全球经济复苏、银行业等经营成果不断得到修复之际,本轮开放政策的落地将进一步增强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的信心。中国银行研究院袁小辉表示,外资银行在现金管理平台、高端财富管理等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在服务“走出去”客户方面具有独特的竞争优势。随着开放政策的实施,外资银行、保险公司等机构将有更多的机会在中国开展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监管当局正在关注加强风险控制措施。“例如,在放宽外资银行在中国设立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的限制的同时,还应通过规范高级管理人员的兼职工作和交易条件,加强子公司和分行业务的标准化和独立性。”刘福寿说。

下一步,中国保监会还将加快修订和完善《外国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外国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等相关配套制度。进一步优化银行业和保险业的投资和经营环境,激发外资对中国金融业发展的活力,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同时,我们将继续完善法律法规建设,保持无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