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里咏重阳

二艺/绘画

秋风一年刮一次。农历九月九日是中国汉族人的重阳节。《易经》上说九是阳的个数,九月九意味着太阳和月亮合二为一,两个或九个阳很重。因此,它被称为“重阳节”,“重阳节是指休息一下,和客人一起上楼拿着锅”,“菊花就像我的心,九月九日开放,客人知道我的意思,和重阳节在一起”,“重阳节是重阳节的又一个庆祝时刻,露台和亭台楼阁都被登上,山茱萸树是芬芳的水滴”...在这个千年重阳节,人们爬山、赏菊、吃蛋糕、插山茱萸,历代学者吟诵诗词,在浩瀚的世界留下许多精彩的文字和篇章。

在众多重阳诗中,唐代诗人王维是流传最广的一首:“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节日时要三思而后行。我从远处知道,在我哥哥爬山的地方只有一个人失踪了。”王维17岁的时候,他从山西周浦的家乡到皇城洛阳旅行了数千英里,挤进了“京漂”的大军,独自生活在不同的地方。重阳节,全家团聚,触动了诗人强烈的思乡之情,无法停止。他记得他的远房兄妹爬上了山,他的心焕然一新。然而,当笔锋突然转向直入核心时,一个高潮立刻形成了。当亲戚们插入角膜时,他们发现我仍然失踪。多么失望和遗憾啊!整首诗简单自然,叙述优雅。然而,几千年来,无数在国外读过这首诗的流浪旅行者都会感受到强烈的心理冲击,这可以作为崇阳诗的典范。

北宋徽宗时期,18岁的李清照嫁给了赵铭诚。婚后,丈夫和妻子相爱并和谐相处。但是结婚后不久,她的丈夫进行了一次长途旅行,当全家团聚时,她走上了爬山的台阶,戴着山茱萸,喝着菊花酒。然而,年轻的女人独自一人呆在她空荡荡的闺房里,感到悲伤和无聊。她独自盯着金兽香炉里袅袅升起的烟雾。转眼又是重阳,天气突然变凉了。新娘没有丈夫“玉枕柜,半夜和清晨都很冷”,独自睡到半夜,清凉的感觉渗透进她的枕头。与夫妻重聚的闺房温暖相比,我心里很难过。重阳节也是菊花节。她喝菊花,欣赏菊花,用酒来减轻她的忧虑。花儿开得很美,菊花的香味溢出了她的袖子。鲜花迎风招展,尤其是在傲霜,但人们会为秋天而悲伤。晚上一阵风卷起了珠帘。窗帘里的人比菊花还瘦,让人觉得人不如花。因此,他开始写下“雾浓,云暗,日子长,金兽被吉祥的大脑卖掉。在重阳节,躺在枕头上,半夜,身体的寒冷刚刚被浸湿。在东边的栅栏里喝着酒,直到黄昏后,淡淡的黄色菊花香气溢满双袖。莫刀没有被施魔法。窗帘在西风中卷起。人比黄花瘦。”这首诗“醉花影,烟云,愁天长日久”的整个词并不是指悲伤和相思的词,而是“一切都在我的颜色里”。天才在于“一言不发地变得浪漫”如果不担心的话,这种语言是不涉及的。"

康熙二十一年,纳兰性德出使长城。重阳节期间,他感到孤独,写了一首诗“九月九日摘桑叶”,表达了他的家乡情怀。纳兰词一向以温柔细腻著称,这首诗《摘桑树种子》以“深秋,没人记得他们是谁,树叶沙沙作响”开始。乡村路很远。”它非常整洁。简而言之,它是写在北方国家壮丽的秋天景色和秋思客人居住的无边无际的世界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是“珍惜风景而不是爬山的时候”我只觉得我的灵魂被出卖了。王伟被轻描淡写地描述为“一个从远处就知道他哥哥爬山了,还砍了到处都是山茱萸的人失踪了”。这首诗中的场景被翻译成了单词的意思,还有“当南雁回来时,它会更加孤独”这句话。南雁也可以自由地回家。然而,人们正在逐渐远离灭绝之路。他们的灵魂不堪重负,他们的担忧持续了很长时间。他们的手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前辈的血和骨头毫无表情地被完全取走了。意境深远。照你的名字“清代第一才子”确实名副其实。

除了离别的悲伤,重阳节的诗也充满了愉快和美好的情感。白居易在重阳节桌上看到了花园里所有的菊花。其中,只有一朵菊花像“绿色灌木丛中的一点点红色”。白发苍苍的老夫子白居易被激怒“与年轻的疯子聊天”,于是即兴创作了一首诗“重阳节桌上的菊花赋”:“花园里的花长满了菊花和金黄色,还有一簇簇像霜一样的颜色。今天就像是一场歌曲盛宴。白头翁进入少年法庭。”他用花来形容人和他自己是花中的“中国白头翁”。他和“所有青少年”一起唱歌和喝酒。虽然他老了,但他没有失去年轻的兴趣,仍然充满了年轻的活力。

重阳节过后,西风渐紧,树叶丰盈。朱兰·肖翔,荷花妖娆,特地斗方鑫。霜冻前一个月,倾斜的红色和苍白的雌蕊很亮,想回到春天。不要平等对待琼·萼。交给合适的人。”这是宋代太平天国宰相颜姝在重阳节后写的一首咏叹调,名为“重阳节后的青年之旅”。就在重阳节过后,秋风开始减弱,一切都变得暗淡无光。院子里的树都落叶了,无法忍受秋天的寒冷。只有芙蓉花能抵御秋霜,而不会失去红色和鲜艳的颜色。这样一朵坚定高贵的芙蓉花特别想珍惜它,把它送给合适的人。这个词不仅表达了作者对芙蓉花这样美丽的事物不会失败的期望,也表达了恋人们将一起享受美丽事物所给予的幸福和快乐。

1929年,毛泽东在闽西的旅行恰逢重阳节。他触摸了现场,产生了感情。他脱口而出一首歌,“摘桑树和重阳节”。这首歌的开头“生活对天堂来说容易,但对老年人来说困难”,是突兀而华丽的。“秋风一年强一次”,一个“力量”的词,具有强烈而有力的写作力量,显示出一股强烈而凶猛的风力。“不像春天的风景,它比春天的风景好。这条河的广阔区域覆盖着数千英里的霜冻。”强劲的西风和寒冷的秋风在诗人心中并不悲伤,而是壮丽的色彩和豪迈奔放的革命情怀胜过春光。这首重阳诗带走了古人在国外旅行时的孤独感和冷感,带走了他们受伤时为祖国担忧的悲伤和痛苦,带走了他们倾诉悲伤和悲伤的沮丧和痛苦。它扫去了颓废和悲伤的风,放眼大局,摆脱了个人荣辱得失,在壮丽的诗境中,从历史、宇宙和人类的高度唤起了人们为理想而奋斗的昂扬豪情。

江苏快3 甘肃快3投注 香港六合下注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